新華網成都5月5日電(記者童方) 針對“部分網絡劇、微電影等網絡視聽節目出現了內容低俗、格調低下、渲染暴力色情等問題”,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3月中旬發出通知重申,將進一步加強監管,要求製作機構“持證上崗”,個人上傳“核實身份”。然而,通知發出一個多月,情況卻並未見明顯好轉,大尺度、重口味的微電影仍在網絡上大行其道。
  “無節操”的微電影 不低俗不足以博眼球
  近日,記者在網上搜索“微電影”,彈出來第一個搜索結果“微電影排行榜2013在線觀看”上前幾位的影片分別是《綠茶妹2》《莫陌2》《欲》《潛規則》,這幾部影片都配以大尺度的海報,關於影片類型註解里唯一相同的字眼是“情色”。
  記者而後打開了國內某知名視頻播放網站,在“微電影”的“最近熱播”分類里,仍然是幾部片名頗具“誘惑力”的影片占據了首頁的位置,影片內容涉及一夜情、失足行業、同性戀等。
  國內的微電影雖然不乏高品質、正能量的精品,卻似乎一直沒有脫離“色情、暴力、低俗”的“野路子”,並將其作為走紅和盈利的賣點。
  低俗電影的製作方和播出方不僅打情色“擦邊球”,還對低俗色情的內容大肆宣傳。有網站堂而皇之地將“抖胸賣肉、嫩模、無節操”這樣的詞語作為微電影看點放在海報下麵,有製作公司甚至邀請島國某三級片女演員擔任主演,並稱其是部“充滿文藝色彩的微電影”。
  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低俗網絡劇和微電影的“嚴打”通知,牽動製作方、播出平臺和受眾各方神經。此舉也得到了許多支持的聲音,許多網友痛批部分網絡劇和微電影靠“色情暴力”吸引眼球。
  有網友說:“微電影確實太不像話了,滿篇的半裸體,片名不是下半身,就是潛規則,看得眼疼,趕緊打擊。”網友“廢柴君紙”發帖說:“控制微電影我雙手贊成,自從有了微電影,電影人的門檻是越來越低了。”
  微電影何以成為低俗色情的容器
  近年來,隨著新媒體的迅猛發展,製作成本低、操作簡單、傳播迅速的微電影很快進入了發展的“快車道”。然而,低俗色情一直是微電影發展中揮之不去的陰影。那麼,微電影為何會成為低俗色情的容器,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?
 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,由於網絡監管環境相對寬鬆,一些製片方和播出平臺紛紛將低俗色情作為微電影賣點,以獲取高額利潤。
  既是微電影製片人、也是演員的李政林告訴記者,微電影的主要盈利方式有兩種,一部分是廣告收入,一部分是網友付費觀看。點擊量越大,越能吸引廣告商投錢,而付費觀看的價格一般是每部2元至5元錢。
  “只要看的人多,微電影能產生較之成本兩三倍,甚至十幾倍、幾十倍的利潤,有的片子能賣到幾百萬元。”李政林說。
  其次,門檻低、成本低、上傳下載方便,微電影的質量一直良莠不齊。
  李政林介紹說,微電影的製作非常簡單,個人也可以製作上傳,有的年輕人拿著一部DV,身兼製片人、導演、演員數職,只需幾百元錢成本就可以完成一部微電影。
 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更是說:“微電影就是想拍什麼拍什麼,沒人管。”
  四川省微電影人協會會長王長久告訴記者,網友自己創作拍攝的大多只有幾千元成本。“門檻低,好的作品比例就低。”王長久說。
  專家:低俗微電影毒害甚於海洛因
  關於微電影低俗化的問題,記者採訪了國家一級編劇陸天明。
  陸天明首先強調,必須看到微電影是一種值得肯定的好形式、好現象。“我們過去搞劇、搞電影很隆重,年輕人愛好的多,涉足的少。但是,有了網絡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,使拍攝和傳播變得方便起來,為廣大愛好者們提供了一個自由創作的平臺。”
  但陸天明同時也認為,微電影等網絡影視作品低俗化是一種精神上的腐蝕,毒害甚於海洛因:“這種一本萬利、無本萬利的操作,相當於挖掘了一個精神陷阱,使觀眾在精神上麻醉或墮落,甚至於摧毀我們長期以來在道德倫理、理想信念方面做的一切努力。”
  不可否認,不管是文學作品,還是影視作品,低俗的東西總會吸引一大批“眼球”,也會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。然而,當低俗成為主流,當大多數的受眾習慣了“大尺度”“重口味”的精神糧食,我們的文化將會走向何方?
  在採訪中,業內人士都表示,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接二連三發出通知整頓低俗微電影,使得今年以來“查得比較嚴了”。
  “去年有幾部片子影響比較壞,引起了管理層的註意。今年以來,微電影製作公司必須有300萬元以上的註冊資金,還要備案、審查通過之後才能播出。”李政林說。
  然而,根據記者調查的情況來看,距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最近的一個“整頓通知”已過去了一個多月,收效甚微,相關網站上的低俗微電影仍然掛在重要位置。
  對此,陸天明認為,整頓低俗微電影重在立法,有了法律,才有界定的依據,才能依靠廣大民眾的監督和協助,對網絡影視作品進行把關和控制,還網絡一片凈土。
創作者介紹

qw68qwlr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